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未来兴农 >绿色集会2.0‧抗毒臭村民赴关丹红坭山‧兵分两路反稀土

绿色集会2.0‧抗毒臭村民赴关丹红坭山‧兵分两路反稀土

2020-07-30 人气:156

绿色集会2.0‧抗毒臭村民赴关丹红坭山‧兵分两路反稀土(霹雳.珠宝22日讯)为示倾力支持“反稀土”运动,曾经历橡胶厂毒臭事件的瓜拉光新村村民本週日将兵分两路,一批村民前往关丹参加由全国绿色集会2.0举办的和平集会活动,另一批村民则将前往红坭山参加同步举行的另一场和平集会活动。随着霹雳州反辐射抗毒委员会宣布将于本週日在红坭山同步举办“反稀土”和平集会活动,现年73岁的瓜拉光抗毒臭委员会主席蔡信昌告诉《》,他和一众瓜拉光村村民将以实际行动声援关丹人民,以向政府传达民众强烈反对关丹格宾稀土厂投入运作的意愿。重新穿上抗毒臭T恤“我们从反辐射抗毒委员会主席丘运达口中得知红坭山集会活动后,便决定把村民分成两个团队,一队前往关丹实地声援关丹人,我则会联同委员会成员及村民三十多人到红坭山参加集会活动。”蔡信昌说,由于目前距离集会只剩下几天时间,委员会成员将沿门逐户向村民传达集会的消息,以期通过“人传人”的方式,呼吁村民踊跃参与。“我将会穿上当年抗毒臭和平请愿集会的青色T恤,相信当天会有不少村民这幺做。”他强调,在反对设立稀土厂事件上,关丹人民必须团结一致,才能捍卫本身的权益,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他坦言,当年红坭山的居民在反对稀土厂设立时所作出的各种集会抗议活动,比起他们在抗毒臭时更为热烈与落力,红坭山居民的团结精神也深深感染了瓜拉光居民,让瓜拉光村民在抗毒臭过程中,可以向他们学习。此外,现年50岁的瓜拉光抗毒臭委员会副主席陈根城指出,当年的红坭山辐射毒害事件已伤害了许多无辜家庭,如果政府仍允许稀土厂在关丹建立,那是非常不合理的做法。他说,当年瓜拉光居民齐心一致,在抗毒臭的过程中表现团结,才成功迫使橡胶厂迁离。“我希望关丹人民不要害怕,成功终究会属于他们。路旁搭棚抗议胶厂发毒臭瓜拉光新村于1997年建立了一座橡胶厂,由于每天都发出难闻的臭味,令居民难以承受,被迫在臭味瀰漫的环境下生活,难以下嚥,隔年逐成立抗毒臭委员会,蔡信昌被推选为主席,成员包括陈根城和总务张明道等。蔡信昌披露,臭味非常浓郁,且带酸味与呛鼻,雨天时臭味更剧烈,导致全村村民,甚至附近的珠宝与拱桥新村的居民也嗅到臭味。“当时也听过有村民患上鼻癌、老年人会时常喘气;甚至屋顶上的锌板不到3年就生锈,令居民苦不堪言。”无声抗议8年提起当年瓜拉光居民的抗毒臭经历,蔡信昌披露,新村居民为了向橡胶厂抗议,在村外的九洞路旁搭起几座铁棚,挂满了抗议的布条,每天有数十名老老少少村民聚集,藉此向来往的车辆与出入瓜拉光的人士反映他们的问题。“那时候,居民报销米粉、米饭与蔬菜等,每天由一群热心的妇女在棚内煮‘大锅饭’,提供午餐和晚餐,直到深夜约12时才回家。”这一下来,居民在棚内的“无声抗议”持续了长达七八年,直到橡胶厂于2004年正式关闭后才停止。当时身为瓜拉光华小董事长的蔡信昌,更在1998年率领约三四百名学生,站在路旁大喊抗议口号,委员会也派发口罩给学生戴上。“我们整批人当时在路旁站了45分钟,虽然汗流浃背,但是我们仍坚持要求橡胶厂搬迁。”要求胶厂搬迁700人政府大厦抗议当年为了要求橡胶厂停止运作,蔡信昌与陈根城等人曾于1999年,率领瓜拉光居民前往州政府大厦展开和平请愿,并租下10辆巴士载送村民往返,半途却受到警员拦阻。蔡信昌指出,当时约六七百名村民立即回家,改乘轿车、摩多与搭乘巴士等,势要抵达州政府大厦抗议,众人在大厦前门排成长长的队伍,高举大字报抗议,情绪高涨。他披露,当时警方还出动联邦后备队及4辆水炮车与村民对峙,最终他们与警方达成协议,包括由他在内的10人进入大厦呈交备忘录给当时的州务大臣丹斯里南利,过后由大臣秘书接领,但却不了了之。“第二年,我们再乘坐摩多与轿车到州政府大厦进行和平请愿,3名村民更是骑脚车过去,我们也未能见到当时的州务大臣丹斯里达祖罗斯里,只是将备忘录交给其秘书,两三週后,达祖罗斯里前来巡视,并告知州政府将会另寻一块土地让橡胶厂在两三年后搬迁。”他说,由于事情没有下文,瓜拉光抗毒臭委员会在2003年入稟法庭起诉橡胶厂,要求对方搬离瓜拉光,经过数次审讯后,对方的律师在2004年答应庭外和解,并于在双方律师见证下签署同意书,停止生产并搬走,诉讼案终告落幕。控非法集会审9年才获释蔡信昌与陈根城等人于在村内游行并抗议橡胶厂迟迟未搬迁时,两人与张明道和非政府组织代表西嘉当时曾遭警方逮捕,并被押往珠宝警局,数百名居民赶到警局声援,场面轰动。陈根城披露,他们4人过后被带往怡保警局,最终在当天下午5时许获释;一年后,他们被控非法集会罪名,案件经过9年的审讯与无数次上庭后,终在被高庭宣判无罪释放,让他们感受到正义得到伸张。至今未取回罚款蔡信昌指出,他们原先被推事宣判每人罚款5000令吉,合共2万令吉,这些款项是逐户向村民募捐而得,原本打算取回这笔钱后,沿户答谢村民的支持及援助,并计划在村内大摆宴席,不过至今还未取回款项。“我们已经透过律师写了数封信给法庭,要求儘快退款,现在还没有进一步消息。”他提到,在宴席上,他们準备寻求居民的意见,解散已成立14年的瓜拉光抗毒臭委员会,让他们功成身退。【热点新闻:稀土厂风波】‧独家报导:邹丽华‧2012.02.23